Search This Blog

Thursday, February 19, 2015

Chinese Cook Say Hackers Used WONG Document For Fraud O'Dell Due 10% See OIG Whistle Blower

Bite The Bullet Hack
http://somethingstakesarealtexascowboy.blogspot.com/2015/02/texas-intense-interrogation-and-torture.html

O'Dell Groceries Has Moved to This Link
http://www.linearism.org/PanAmericanInternationAirportSanAnonioTexas.html

See Bottom page the hack wrote "As We Watched"
Waiting for my reward payments so i can follow through with my end of the bargain. 
The money will be used in the USA and mentored by the SBA helping others and making a profit at the same time!


What Republican GOP Math Problem?

It took a Marine to add it all up!



Hackers Try to Mimic Typed Threats
When We Un-Plug The Plug On Our System - 02/19/2015 07:08 Pm
Like Lt Governor David Dewhurst Said they Did in D.C.
Hard Copies Are Better By Mail Then Hacked Chinese Stock Reports Information That Led To The Arrest and Conviction of Merck Killer
Yours? Gregory O'Dell's VA Entitlement Case, 
'We Got Un-Plug By Washington D.C.' 
(Lt. Governor David Dewhurst aid Assimilates as instructed To Congressman Henry Cuellar 28th District) To Veterans Valid Claim. See Letters To the White House As Follows Weeks Before The Texas West Explosion:
"He is Dead Jim"
IT Find It My Link Corresponds to the Text
Not the Explosion
This one is a known
"He Bluelt Luck is Running Out"
http://thenewmiddleeastsouthcentraltexas.blogspot.com/2014/09/texas-tortured-veteran-finds-his-way.html

02/19/2015 07:08
"He BlueIt His Luck is Running Out"
   "He is Dead Jim" James Perry

Nope! I will be Sitting There in Courtroom as They Sentence Jim 

3.357 Billion 10%
Merck More Criminals to Jail Some In DOJ
http://somethingstakesarealtexascowboy.blogspot.com/2015/02/chinese-cook-say-hackers-used-wong.html

15年来,默克公司(Merck & Co.,MRK)药物研究所所长爱德华.斯科尔尼克(Edward Scolnick)深知公司将面临现在这种危机。他经常暗自担心独立的默克公司不能度过这个难关。我的这些怀疑从未告诉过任何人,斯科尔尼克博士说。
  默克的问题是:它几种销路最好的药品的专利权即将到期。一些药物(如治疗高血压的VasotecPrinivil、治疗高胆固醇的Mevacor以及治疗溃疡病的PepcidPrilosec)的普遍生产,将令默克丧失很大一部分市场占有率和利润。差不多每一家大制药公司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自从投资者们注意到这一情况後,华尔街就一直坚持认为,默克应加入到制药业盛行的兼并浪潮中去。但该公司首席执行长雷蒙德.V.吉尔马丁(Raymond V. Gilmartin)对此坚定地予以拒绝,他坚信默克能够独立迅速发展。
  他是对的。如今,默克已经度过难关,神气十足。分析家们指出,默克去年的收入增长率超过了它的同行们,而且其收益的增长也超过了其中的大多数公司。虽然2000年主要市场不断下滑,但默克的股票却上扬了26%。该公司并未面临节约资金的迫切需要,取而代之的是,它将研究开支提高了近17%,还把销售队伍也扩大了几乎1/3
  稳妥的做法是,寻求合并、加强非专属药物的生产、保持多样化和全面削减成本,吉尔马丁说,但这次我们没有按这些传统的经验做。
  在进入默克以前,现年59岁的吉尔马丁曾领导过一个医疗设备公司。吉尔马丁打赌默克这个制药业巨头的创造和革新传统能使公司摆脱困境。相反,合并则可能削弱公司的创新能力,并让公司为此分心好几年。
  如果吉尔马丁和他的副手们犯了错误,默克也可能已经跟沃纳-兰博特公司(Warner-Lambert,WLA)UpjohnSyntexSandozCiba-GeigyRhone-PoulencHoechst等公司一样,落得个寿终正寝的结局。上述这些公司都是因为其实验室无法生产出足够的新药来代替专利到期的老产品,而不得不采取了合并的办法。
  默克的成功证明,制药行业也与好莱坞(Hollywood)一样,抓住一次大机会就能改变整个公司的命运。开发出一鸣惊人的新药依靠的是灵感、科学直觉和精明的管理,而这些资产是很难从合并中买到的。
  这次,默克的一位泰裔药剂师佩皮.普拉西特(Peppi Prasit)为公司带来了这种灵感。19927月,他漫步於蒙特利尔一个并不著名的医学会议上。在与一位同事闲聊时,他得知:默克的一些研究人员已经开始了一项实验室试验,以确定一种止痛药不太会像大多数治疗疼痛和关节炎的药物那样引起肠胃不适。
  过了一段时间,现年45岁的普拉西特博士注意到一份宣传海报,上面说一家日本公司的研究人员宣称他们已生产出一种无刺激作用的止痛药,然而这种药在化学上不适宜试用於人。普拉西特立即回到他在蒙特利尔的实验室,编制出这一神秘的分子,并将其引入默克的新试验。当试验通过以後,他开始尝试创造出一种适用於人的类似药品。
  普拉西特的工作引起了斯科尔尼克的关注。对普拉西特博士的止痛药项目,斯科尔尼克说,他不需要一个委员会来告诉他这是一个有潜力一鸣惊人的项目,他知道这有可能是解决默克专利问题的重要手段。
  这类被称为非类固醇抗炎药物(如阿斯匹林(aspirin)与布洛芬(ibuprofen))的止痛药,多年来未曾有大的改进。数千美国人每年都因药物副作用而遭受溃疡之苦,因此能够防止这种副作用显然将是一个巨大进步。
  这类药物通过控制前列腺素的生成来消除导致疼痛的炎。但是前列腺素也参与制造防止内脏受消化酸侵蚀的粘膜。一种止痛药的抗炎效果越好,它就越会使这层保护粘膜变薄,从而增大了出血溃疡的风险。
  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的药物学家菲利浦.尼德尔曼(Philip Needleman)已经提出了一个可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方法是制造一种药物,抑制Cox-2的产生,Cox-2是一种在身体大多数部位调节前列腺素产生的酵素;但不抑制一种类似的酵素——Cox-1的产生,而这种酵素仅仅参与调节内脏中的前列腺素。普拉西特博士得知这个研究後,就下决心要开发出这样一种药物,特别是自从默克公司对它作过测试以後。
  但是在这场探索中,普拉西特和斯科尔尼克担心这会是一场竞赛,也担心公司可能落後。因为传闻已跳槽到Monsanto Co.(MON)的尼德尔曼博士正在研制一种类似的药物。
  所以斯科尔尼克命令蒙特利尔的研究人员要尽可能快地从事普拉西特的研究。
  普拉西特小组合成了几百种化合物,其中有些化合物通过大量的试管研究,但对於实验用老鼠却无临床效果;还有一些化合物不知什麽原因使老鼠死亡。直到199410月,这个小组终於找到两种化合物,它们既通过了试管试验,同时也对老鼠无害,即使超剂量使用也无妨。
  在一般情况下,斯科尔尼克会在其中选一种来进行昂贵和风险较大的人体试验。但是这一项目是如此重要,而且默克似乎在与Monsanto作赌注如此之高的竞争,於是他决定同时把这两种化合物都投入临床试验。
  这一决定完全正确,因为这两种化合物中只有一种通过了试验。一个失败而另一个却获得成功,光看临床前的数据是不可能预测出哪一种化合物会获得成功的,斯科尔尼克说。
  与此同时,1994年到任的吉尔马丁有其他的头痛之事。该公司在80年代後期一度风光无限,但在1994年,公司的增长率已经慢下来了。克林顿(Clinton)政府提出的一项健康计划对药品价格的控制产生了威胁。一些强大的管理式照护组织要求药品价格需大幅打折。人们质疑,突破性研究的价值究竟是什麽?这位首席执行长说,事实上,默克公司甚至已经在发展普通药品业务。任何事情都受到了质疑和挑战。
  在他所采取的第一批行动中,就有抑制发展普通药物的措施以及出售专门化学品和农业子公司。他还命令经理们与管理式照护公司和平相处。
  默克公司曾一直抵抗那些公司有关打折扣的要求,其结果就是公司的产品越来越多地被排除在大购买集团的处方清单之外。American Healthcare Systems属下的Purchasing Partners LP是一家大型集团采购组织。1994年吉尔马丁上任後的第一个星期,就与这个集团的管理人员们进行了一次会谈。参与这次会谈的两位参加者说,吉尔马丁承诺,默克公司愿在任何条件下与该集团合作。在後来的18个月中,这个管理式照护集团将对默克公司产品的采购量在年度基础上提高了10倍。
  但最为重要的是,吉尔马丁後来决定把公司的未来寄托在公司的实验研究工作上。斯科尔尼克回忆道:到公司後不久,他就来参加了我们的一次研究会议,并留下来与我们一起晚餐。当他离开时,在路上他说他想与我谈一谈。他还说:我想让你知道,我对你完全有信心。你尽管做你的事,我不会来干扰你。’”
  这就意味著他可以自由地把他所需要的所有资源都投到普拉西特在蒙特利尔的项目上。
  19951月,默克公司把一批潜在的新止痛药交给了得克萨斯州奥斯汀(Austin)的一位口腔外科医生唐纳德.R.麦利希(Donald R. Mehlisch),他为制药商试验这种药。他从得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招募了一些大学生,拔除他们的智牙,给他们一颗药丸,然後把他们安排在他诊所旁边的宿舍内,观察他们的感受。
  麦利希医生感觉到他为默克公司试验的止痛药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他说,这是第一次我们见到良好效果能持续这麽长时间的止痛药
  与此同时,正如默克公司的猜想,正在研制类似药物的Monsanto也在通过类似的牙痛试验进行筛选。他们的试验没有成功。但是,在减轻关节炎的长期疼痛方面,Monsanto与默克两家公司的止痛药效果都很好,而且对肠胃没有刺激作用。
  使默克公司感到沮丧的是,Monsanto率先完成了临床研究。默克落後的原因之一是药片的剂量出了一点小问题。公司发现每片适当的剂量应该是12.525毫克,而非1,000毫克。这样剂量的药片颗粒太小,默克担心关节炎患者不便於用手拿取这麽小的药片。於是公司在药片中加了一些可食用的添加剂以增加药片的大小,但这些添加剂又减慢了药物的吸收。等研究者们把这些问题都解决妥当後,已经损失了三个月的时间。
  在1998年最後一天,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FDA)许可Monsanto销售其名为Celebrex的无刺激止痛药。19992月,Monsanto开始与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PFE,简称辉瑞公司)共同行销这种药品,并很快成了美国历史上最成功的新药投放事例。而默克公司此时仍未获得行销许可。
  一般情况下,拥有这样一个开始,并要想重新夺回优势是很困难的。然而默克公司处理其新药投放的方式却令它名为Vioxx的止痛药热门程度不输於Celebrex。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默克公司扩大了行销人员的作用。
  吉尔马丁创建了由行销、生产和科研三方面人员组成的队伍,以计划远期未来的事情。监管Vioxx投放市场的行销副总裁温迪.狄克逊(Windy Dixon)说:我们分解每一个任务,看有哪些步骤可以精减。这样,我们就可把产品投放市场的正常过程缩短4周或5周。
  虽然这个队伍能预先制造大量瓶子和包装盒,但他们不可能预先印刷药片说明书,因为FDA不允许在许可日之前印刷说明书。由於竞争对手的止痛药已经成功,默克公司面临的挑战就是在拿到FDA许可副本後的数天内,就将它送到美国和波多黎各(Puerto Rico)各地的印刷厂,立即印出几千份说明书,随药片一起装入包装中,并分发到各地的药房。数架飞机都处於待命状态,因为印刷板必须被火速送往各地的印刷厂。
  公司内部人员都知道,520日有可能是FDA发出许可的日子。公司高级说明书设计师切丽.兰姆塞-威尔顿(Cheryl Ramsey-Weldon)焦虑不安地等了足足一天,当她下班回到家後还继续等。我坐在电话机旁,她说,给我的上司打了三次电话询问情况,随时保持密切联系。
  她终於在晚上10点钟接到电话。她穿著睡衣就跳进汽车,飞速赶到工厂。4个小时後,她把设计好的稿件交给了两个校对员校对。凌晨2:30,她回家睡了几个小时。到6点又赶回来继续工作。
  默克公司的印刷厂连续工作了几天没有停工。然後,说明书被折叠好并塞进包装中。装好药的瓶子在星期一下午运到各地的分销中心。Vioxx在被许可後的11天内就进入到4万家药房中了,这真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壮举。
  根据研究公司IMS Health的调查,默克公司的止痛药在投放市场3个月後,就占据了“Cox-2抑制剂类新药市场近1/3的比例,1年之内占有率就接近1/2。在欧洲,Vioxx占主导地位,已经在许多国家的市场上打败了Celebrex,尽管它注册较晚。根据几份独立的研究,Vioxx靠两点击败了Celebrex:一是它的作用比Celebrex快,二是对Cox-2有更大的选择性。
  然而,两种药都有缺点。现在默克公司正加入了又一个有关Cox-2的竞争,竞争对手是收购了Monsanto的法玛西亚公司(Pharmacia Inc.,PHA),竞争目标在於生产这类畅销药品经过改良的第二代产品。

  这些天来,吉尔马丁有点情不自禁地洋洋得意起来。他说:许多人都担心默克公司是否还能在竞争中取胜,但我们一定会在每次竞争中达到一个新水平。但是斯科尔尼克博士在回忆Vioxx的开发时说:如果我们最初选择的两种化合物在人体试验中没有成功,那我们也许在数年後还得碰运气依靠第五种或第六种化合物来进行试验,那麽我们也许会变成与现在完全不一样的公司了。”(By GARDINER HARRIS)
Post a Comment